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散文精选 >正文

中国文人的“家国情怀”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天天小说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中国的“家国情怀”

笔耕潇湘

中国素有文人当官的传统。孔夫子说,学而优则仕,意思是写得好的人就能够,也应该去当官。在长期的封建专制社会里,读书人都把的命运牢牢地捆绑在科举考试的战车上。成,则倾刻飞黄腾达;败,则终生落魄潦倒。更有极端的例子,成了的像范进一样喜极而疯,屡试不中则颓废比肩孔乙已。你想想看,在那个按“仕、农、工、商”排名身份档次的社会里,知识分子搞农业手无缚鸡之力,搞科研又没有社会地位,难以生存,受人歧视,只有当官才能名声显赫,家财万贯。于是只好中了统治者的圈套,削尖了脑袋“尽入其彀中”。他们从此意气风发,以治国理政为已任,在心理上将职权范围内的利益视作自己的利益,享受荣华富贵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三国时的曹植在《铜雀台赋》中豪气干云地写道:”扬仁化于宇宙兮,尽肃恭于上京”,更是将这种家国情怀发挥到了极致。

我们读历史的时候,常常哂笑古人的迂腐,正所谓“书生笑尔冢中人,冢中笑尔书生气”,殊不知自身依然漂浮在这股惯性的洪流中。现在没有了科举考试,写一手好文章就能当官的好事再也不会出现了。哪怕你读再大的书,要想当官还得参加公务员考试。当上了公务员,还得有人脉有关系,有人欣赏有人提携,才能一步步往上爬升。尽管要上位困难重重,但参加考试的仍然趋之若鹜,因为当官的显性和隐性的好处明显摆在那里。就是在心理层面,有权即贵的观念仍然深深地镶嵌在中国人的骨子里,以致人们无意识中就会表现出这种渴望。要当官你就去考试,这也无可厚非,公务员也是一门职业,总要人去干的。但那毕竟只是少数人的幸运,更多的读书人与官位无缘,然而那种深潜心底的对权力的渴望,对显赫的渴求从来没有泯灭,只要有一丝风,就会像野草一样勃发。

这种现象在擅长感性思维的界尤其突出。我们先说说中国的作家队伍吧。从百度搜索的结果来看,“现有团员39个, 个人会员6128人,基本上荟萃了我国文学界的人才精华”。各省作协的会员大概介于一千五到二千五之间。整个中国的作家队伍那是数以万计的庞大规模。这么庞大的队伍,一个人出一篇精品,那也了不得啊!可是以十年为阶段计,每个阶段内又产生过几部算得上精品的文艺作品呢?我们的市场一度让位于流俗甚至卑下的作品。这些作家们看着整个社会的伦理道德出现崩溃而无所作为。纵然不济南哪治癫痫最好是漠视,他们也无力通过自己的作品打动读者的,无力构建社会主义道德风尚,他们更多关切的是自己的名誉和名誉所能带来的利益。那上万人的队伍里,个个手揣国家或省市级官方颁发的“本本”,真正用心写文章的又有几个?许多人不需要为写一篇小学生而苦恼,因为不会写;相当一部分是会写几个字的,或是小豆腐,或是网上发发贴子,也美其名曰“作家”,至于是否读得通顺,那就不管了,文彩令人不敢恭维,那也是读者的事情。总之,能弥补一下自己对文化地位的缺陷就行,悦己不悦人也忘乎所以。因为“作家”头衔的取得,大抵是关系运作的产物,而非作品质量的使然。

这种并不纯粹的“正规军”真的就“基本上荟萃了我国文学界的人才精华”吗?非也!无论是从数量上看,还是从质量上看,这句话都是偏颇的。它忽视了庞大的网络文学队伍的存在,并否定了网络文学队伍的价值。因为它们是得到官方承认的“正规作家” ,而网络文学作者不是。尽管后者的数量也许有几千万,那又如何?官位只有在小数人手里才有价值。很长的一段,正规作家玩纸媒,网络作家玩网页,两者你玩你的,我玩我的,各不相干。然而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纸媒的杂志渐渐地没人看了,正规作家栖身的池塘面临干涸,作家们像鲤鱼一样在泥泞里挣扎;反观网络文学,却像梅季节的河流,水量丰沛而湍急!网络作者恣意戏水,甚至还出现了几个发财的大神,这不得不引起正规作家的重视,痛定思痛,决心承认网络文学的价值地位,并适当吸收网络文学作家加入作协成为会员,给以“官位”予以肯定。( 文章网:www.sanwen.net )

这是一种艰难时世里熬出来的进步。不过 ,殊荣只是小数“大神”的幸运,更多的网络作者与之无缘。但是网络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庞大的作者队伍要找出路,就只好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了。很多“作家”为了出头,极尽媚俗之能事,写些低级趣味的东西,甚至露骨地涉黄涉暴。谁敢大胆地脱,脱得越露越出名,也就成了“知名作家”。还有一些作者的某篇作品一不小心被某个出版单位相中给出版了,于是又一个“最具诺贝尔文学奖潜力”、“最具吸引力的知名作家”诞生了。那些蹲在家里地爬着格子的网络菜们,只能用景仰的眼神望着以上所有的大神们,尊敬地称一声“癫痫病的最新治疗方法老师”。因为他们中的许多人也想那样干。

当然,在这个庞大的写手队伍里,有相当数量的人是真正好文学的,并矢志不渝地在自己的作品里追求真善情愫,抒写真善美的。但这样的作者往往是不吃香的。“正规军”不承认他们的水平,商业文学网站里没有他们的席位。他们的只能在生存唯艰的纯文学网站暂时栖息。一个网站倒下了,另一个网站冒出来。尽管网站的数量相对作者队伍的庞大来说有点稀缺,但他们像的国民攀挂在火车上旅行一样,总能在某些网站找到自己的位置。于是乎,那些纯文学网站尽管在经济上不太景气,在人气上却相当旺盛。一些网站看到了这种资源的优势,开始着手市场化半市场化运作。各种手段使出来,有借鉴老资格商业网站的招数,也有自己创新的方法。比如某纯文学网站,在网站里放手建立社团,以吸引、容纳更多的作者,为下一步的商业化运作积聚人气。

在这个网站一个比较有名气的社团里,有社长、副社长,执行社长,社长助理、社团总编、社团顾问、常务社长、写手部长各一名,有名誉社长三名,有特邀作家三名,副主编二名,有主编、主编、主编、古韵主编、论坛版主、社团美工、宣传部长、督查部长、部长各一名,然后是一长串编辑的名字和一长串评论员的名字。我粗略数了一下,单独一个社团,就有将近八十个“官员”,而整个文学网站,竟然有六十个左右这样的社团!另外还有网站主页的管理人员。也就是说,整个网站一共拥有将近五千名这种徒有虚名的文化官员。而正是这种制度设计,使文学趋之若鹜。这是怎样一种情结啊!中国文人对官位追求之强烈,窥此可见一斑。

这还是目前比较成功,比较上档次的纯文学网站,那些纯粹追求点击率的商业文学网站完全按市场化动作,几乎不用去做道德的评判了。那些不入流的,或者在上述网站没有进入核心圈子,混得还不过瘾的文学作者们,因为财力欠缺建不起网站,就在上打主意,纷纷建起了文学交流群。他们在虚拟的空间里自建官阶,仿效军营的制度,将入伙的人按资历分别以“小兵、连长、营长、师长、军长、司令”的等级分配官职;司令肯定就是群主自己了。当然这些官职也是可以逐步提升的,像搞传销那样入伙之后的业绩(发言、作品等)达到了某种程度,官位就会提升一级。也许是网上发文的缘故,我这个毫无名气的人某一天闪亮起来,被人邀请进一个群。我一看是个500学爱好者的交流群,对于爱黑龙江治继发性癫痫病哪家好好文学和写作的我来说,交流交流也不算坏事,就点了同意进去了。进去一看,都是些什么人啊!那一长列名单里,赫然写着这些军事化的官职。一个司令就来接见我了。我发了一个拱拳的表情,半带调侃地说:“司令大驾光临,令寒舍蓬荜生辉呀!”司令说了一句欢迎的客套话,我又发一个呲牙的表情,打着呵呵说:“受宠若惊,我仿佛穿越到了民国的时代。”司令立刻回了一个害羞的表情,说是好玩的。我的调侃似乎对他(她)有所触动,觉得这样的官阶似有不妥,半个小时以后,又将名单栏里的官职改成了“萌芽、树苗、大树、参天,司令、元帅”。无论他怎样改,换汤不换药,对官位和权力的追求顽固而执拗。我不知道在这个虚拟的圈子里,司令和元帅哪个更大,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都属于核心圈里的一两个人。他们实在舍不得放弃这么大的官职呀,所以修改之后,依然保持着这两顶最大的官帽。这就像军阀招兵,被拉着入伙的都是吃粮的,建群的人才是老大。他们不用发一个晌银,不用制一套军服,就组建了自己的独立王国,弄个大官当当,何其痛快乃尔!

也有用另一套来标榜身份的,一个诗歌群就将拉进团伙的人分别标注“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硕士、博士”等头衔,博士和硕士的荣耀当然只属于建群的那几人,也许他们一生都没有进过正规大学的门槛,却在自创的空间里过了一把高学历的瘾;相对的,我都过了不惑之年,他们还让我去读小学,真的令人无语。后来又遇到几个文学交流群,一样的耍这套把戏,我都懒得去理会了。我是个心态平和没有官欲的人,也有几个文学网站邀我干干编辑主编什么的,都是干了一段时间自己的;在现实中,我也不会为了弄个一官半职花费心思去阿谀拉关系,只想按照自己心灵的感觉去生活,而谋生之外,沉溺在艺术之中,无疑是我最大的。所以以上所述决非我嫌官小而嫉怒,而是这样的现象引起了我的思考。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上述现象也只能从文化上去探寻原因了。

但是历朝历代,不受这种权欲诱惑的人总是有的,尽管数量稀少,也代表着一种价值的存在。我们无须刻意地去翻看典籍佐证这个说法,只拣杜甫的诗作《饮中八仙歌》来略加阐述。在这篇诗作里,有“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辩惊四筵”的。篇中的焦遂就是一个布衣的角色,他能够与杜甫等人同桌吃饭,说明他也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否则就没有共同;他能够在吃饭的过程中洒脱自如,说明他没有受到名利的束哈尔滨癫痫病重点医院缚,称得上豁达。试想一下,且不说同席的别人是什么身份,单说杜甫,官儿虽然不大,好歹也是一个经常能够见到皇帝的人,又是出了名的大作家,如果放在现在,绝对是个牛逼的人物。在这样的大人物面前,像焦遂这样一个普通的文学青年,不是满口“老师,老师”地去讨好巴结,而是心地坦然地与其喝酒,喝了酒还能高谈阔论一番,的确非同一般。这就像《泰坦尼克号》中的杰克,一句“生活每一天”就将那些自以为高贵的人彻底征服了。

另一个例子就是《红楼》中的贾宝玉。《红楼梦》里有几个情节很容易被人忽视,就是那个甑士隐在家毁人亡之后,毅然跟着空空道人跑了,后来又有一个柳湘莲也削发为僧,跟着空空道人跑了。这其实是一个隐示,它告诉我们,空空道人们并非什么天外来客,而是那些骨子里高傲,不愿意丧失节操同流合污的落魄文人。这样的人不为社会所容,只能装疯扮傻地在社会边缘生存。别看小说里把空空道人写得法力无边,不过是着力显其高洁,对其品格进行赞扬罢了。与此相对的,是以贾政为代表的强大的卫道力量。贾政谨遵祖训,严守家规,视读书当官为男人的根本,偏偏他就生了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既不喜欢四书五经,也不喜欢当官发财,只晓得在堆里厮混,气得老子半死。其实整个《红楼梦》就是讲了这样一个逆经叛道的故事,其他的“”也好,“饮食文化”也好,“建筑艺术”也好,都是为这一“主题思想”服务的。贾宝玉这种“新人”三百年前就已萌芽,到现在依然稀少,这种情况不值得我们警觉么?

贾政作梦也不会想到,他的维系了数代的官宦人家,钟鸣鼎食,烈火烹油,鲜花着锦,最后他的儿子却跟着落魄文人跑了。你说,这算个什么事儿啊!那时就算贾府不被抄家,贾政也会感到深深的,这种绝望不仅是失子之痛,更是精神大厦的轰然倒塌。官位和权势看起来显赫,到头来还不是幻梦一场?如此看来,唯有心灵的丰满才是幸福的源泉,也是生活意义的所在。“我手写我心”应当成为广大网络作者的座右铭。须知,写作是心灵的事业,你的写作不是为了取悦某位读者,不是为了博取多大名利,而是为了给自己的心灵打造一个丰饶的空间,并让这种美的情愫,高尚的理念去、感染更多的人。至于以后的路怎么走,能不能当“官”,就任其自然吧,保持一颗平常心就好。这种品格,就叫文德,但愿所有的文学作者都拥有它。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你是我一辈子无法遗忘的温暖_散文网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