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经典语句 >正文

潋滟的桃花(二十七)收购大鹏的工厂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天天小说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王大爷一见花园中有多余的空地,就不由的想种点菜,所以那王大爷忙着也乐呵着,同样也着。

再说那小花有箫淼陪着,在外边逛了几天,也买了不少了衣服。所以那小花一打扮,就是一个俊俏漂亮的大姑娘了,只可惜她一讲话,一走路那就圆形毕露了。

詹飞见此情况,于是就让的姐姐倩儿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学校?毕竟那小花还很,想学什么还很容易。

那倩儿见到自己的弟弟詹飞这样关心小花,所以就故做““并打趣道:“詹飞,你是不是有了,就忘了姐姐。”其实,那倩儿也是挺高兴的,毕竟这是詹飞劫后重生的第一次笑,而这小花妹妹呢又是这样的可。于是就随手答应了詹飞,并想着有意安排小花在这附近的美甲店学习。

可是那小花,虽然从农村来的,却心机很高,有着自己的秘密。因为她对刺绣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她就想着去试试。故她不由的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那倩儿,那本想小瞧小花的倩儿,一看那小花想学刺绣于是就不由的竖起了大拇指。

但那倩儿也许想知道个所以然,于是就问小花为什么喜欢学刺绣,只是此时的小花已变得痴痴不语,不再像刚才口齿伶俐了。( 网:www.sanwen.net )

小花见詹飞他们一家团圆了,团聚了,也许就也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那自然而然也是很正常。

只是后来,才听那王大爷讲:那小花的母亲生前是一个刺绣的好手,只是女儿小花出生时,她母亲大出血也就去世了。所以那小花也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湖北知名的癫痫医院也可能那小花想自己的母亲了,也就想起了学刺绣。

那倩儿于是就安排小花去学了刺绣,因为那小花喜欢,所以也进步的也是很快,自然做的也很是不错,那不过就是后话了。

那倩儿把小花父女安排好,就开始忙自己的了。毕竟詹家这么大一个集团,而倩儿她自己只是一个女。

不过,那倩儿可是詹伟峰唯一信得过的人,或许只是因那生意场上多狡诈,上阵兵。所以那自然而然倩儿工作量也是极大,她也是相当累的不行。

你瞧,此刻那忙了一天的倩儿,现在的确有点烦了。她来回的走着,踱着。那可谁叫公司唯一合法继承人詹飞此时出了这种状况呢?她能怎么办?

而她倩儿也不过是詹飞收留的一个孤儿,倩儿她有时常常的想:她这样累,值得吗?值得,因为詹家给了她第二次。

其实,那倩儿也只是想做一个简简单单的子,过着简简单单的。她的要求没那么高。所以,她有几次想告诉自己的父亲伟峰,她有点累了。可是她一看到弟弟詹飞那样,又于心不忍,所以她就借故拖延了许多。

可是,她好想知道这詹飞的身体是不是已经好了许多?因为毕竟这集团这公司迟早都是他弟弟詹飞的。倩儿想着:那自己撒手了,是不是以后自己也有时间了,也可以考虑一下自己的大事了?

这不,刚那父亲伟峰有提起了收购工厂的事,所以那倩儿就不由得推荐了詹飞,因为那詹飞是最合适的人选,只是她不知道詹飞身体好了没有?或许,倩儿一直考虑着这件事情。

这不,隔天早上,倩儿刚做完运动,远远的就看见箫淼与詹飞他们从外边跑了回来。她于是就稳稳的走到詹飞身边,西安能治癫痫的医院在哪一边笑着,一边借故打趣的问道:“詹飞,箫淼你们啥时呢?”

那箫淼一看姐姐这样问,就觉得倩儿话中有话,就借机跑开了。那詹飞见箫淼跑远了,就想问问倩儿到底有什么事情?可是那倩儿却迟疑了一下,心中想着:她要不要告诉詹飞……

那詹飞一见倩儿这样犹豫不定,于是就小心翼翼的低声对倩儿说:“姐,别拿我寻开心了,有话就直说吧。”

倩儿想了一会儿,并重新打量了詹飞一翻。这詹飞毕竟经过一段时间修养,精神自然好了许多,不过她倩儿却不知那詹飞身体到底好了没有?

于是那倩儿就笑嘻嘻的告诉詹飞:“小飞,姐,有点不放心你的身体,下午到医院做个检查吧。等医生说你身体没事了,我再告诉你。”

那詹飞一听倩儿这样讲,所以就坚定的对倩儿说:“姐,我身体早好了,我只是感觉有点闷得慌,有什么事就直接跟我讲吧。”那詹飞见姐姐倩儿不再吭声执意这样,所以也就只好了答应了倩儿了。

然后,他四处看了一望,发现箫淼正远远的跟他打招呼,那被滋润的詹飞,自然活力十足,于是就欣然跑开了。

倩儿笑了笑,接着就向父亲伟峰打了个电话:“爸,还是让詹飞先检查一下身体吧。”那伟峰一听倩儿这样讲,就很乐意的附和着说:“倩儿,你做的很对,不过你最好能陪着詹飞一起去,这样才最放心。”真是可怜天下心呢!什么事都想管着,什么事都那样细致入微,

詹飞倩儿她们吃过了早餐,就去医院了,那箫淼自然也就跟着去了。那倩儿一路上拉着箫淼的手怪怪的甜甜蜜蜜的对箫淼说:“箫淼,詹飞可是我们集团我们公司唯一合法继承人,身体那可是革黑龙江癫痫重点医院命的本钱呀,你们可不要太过了。”

那箫淼笑了笑,自然也微微点了点头。接着那箫淼趴在倩儿耳边不知嘀咕着什么,不一会儿,箫淼与那倩儿也跟着笑了起来。那旁边的詹飞,见姐姐笑了,也跟着笑了起来。

倩儿箫淼她们去医院了,经过医生详细检查,詹飞身体并没什么大碍。那倩儿见詹飞身体没事,所以就不由的卖起来了关子。

她们回到家,倩儿就急忙的问詹飞:“詹飞,父亲在你从美国回来前交代过的事情忘了没有?”那事情毕竟经过了一年多,也许詹飞早忘了。

于是那詹飞想了想,却也不能说出个所以然,好在他就小声的笑着猜着那倩儿说:“姐,是不是一件关于收购一个工厂的事?”那倩儿看了看詹飞,确信詹飞想了起来。于是就神秘的说:“詹飞,你可知道,我们要收购那家的工厂吗?”

那詹飞却想不起来,倩儿本想让詹飞猜一下,可是这詹飞终没想起来。于是,那倩儿就告诉詹飞,要收购他好大鹏的工厂。

那詹飞一听就火了,所以就问倩儿是不是父亲搞错了,因为那大鹏每次来找詹飞都说自己工厂挺好的。那詹飞一听倩儿这样讲,就有点怀疑那是不是父亲伟峰有意在搞大鹏的工厂。所以那詹飞就想打电话问父亲个清楚,问自己父亲为什么非要这样做?可是电话通了,自己父竟什么都没有跟詹飞讲。

那倩儿见父亲什么都没跟詹飞说。于是,就轻轻的对詹飞说:“詹飞,我已经在调查这家工厂了。”紧接着,倩儿就把调查得到的资料一一递给了詹飞。

可是那詹飞却不能全部,这工厂毕竟是大鹏他们一家的心血呀。何况这大鹏是自己的好哥们,或者说是自己的恩人。也贵阳市冶疗癫痫病那家医院效果好许,正是因为这,倩儿才征求着詹飞的同意。

那詹飞想了一会,就告诉倩儿:“姐,不如我们到他工厂打探一下吧。”那倩儿自然年纪大些,见詹飞这样冷静,于是就欣然同意了。

倩儿不由的拍了拍詹飞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詹飞,以后有你忙的,姐,碰见合适的,就该嫁人了。”

詹飞同倩儿没理由的闹了一会。是呀,不过以后他詹飞还需要倩儿帮忙,所以就对倩儿说:“姐,姐夫要不我帮忙你找,还有那工作上你可不能不帮我?”

那倩儿本是一个苦命的人,她不想做那女强人,浪费那大好的光阴年华。是呀,那詹飞跟箫淼成天腻歪着,她倩儿怎看不到?她自然也是羡慕的很,所以她也在一直找合适的人选,也想好好谈个恋爱。于是就对詹飞说:“你现在身体好了,姐姐我以后就有时间了。”接着那倩儿不由的笑了起来。

那倩儿于是回归正题对詹飞说:“昨天,父亲又提起了这件事情,现在这个工厂,效益等综合各个方面都不是很好,现在正是我们收购的最好的时机,鉴于这负责人的蹊跷,你詹飞那是最好的人选。”

那詹飞纳闷,为什么自己是最好的人选呢?那倩儿笑嘻嘻的说道:“我詹大公子哥,你身体刚好,可以大展宏图,况且你又是本公司唯一继承人,正好历练历练,这你不是最好的人选吗?”那倩儿于是又接着说:“那收购的可是大鹏的工厂呀。”

倩儿给伟峰打个电话,伟峰同意了,不过那倩儿得同行。接着,那詹飞拨通大鹏的电话,告诉大鹏他想参观一下他的工厂。那大鹏明知道自己工厂效益不好,但却也硬着头皮撑着。

首发散文网: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