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愚昧父亲当众打母亲,女儿不去大学去天国(2)纪实

时间2021-07-09 来源:天天小说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乔小菡家住在他拉哈镇。看见黄萍萍来了,乔小菡的父母热情地把她迎进屋,然后夫妇俩一起到厨房张罗做饭。黄萍萍发现,乔小菡家条件一般,却充满了温情。做饭时,乔小菡的母亲被一粒灰尘迷了眼睛,直淌眼泪。乔小菡的父亲漱了漱口,替妻子翻开眼皮,用舌尖将灰粒舔舐出来。这是夫妻间再平常不过的小事了,黄萍萍却看呆了。这一幕和她父母吵架甚至动手的场景形成的强烈反差,令她心绪难平,潸然泪下。乔小菡见她哭了,急忙问她怎么了?黄萍萍笑一笑,说:“你爸那么关心你妈,感动我了。”乔小菡说:“这有什么可感动的,难道你爸不关心你妈呀?”黄萍萍说:“关心,我爸对我妈就像你爸对你妈一样好。”乔小菡发现,黄萍萍说这番话时,脸上掠过一丝忧伤……

  乔小菡家办升学宴那天,她们的另一个好同学白玉也来了。酒席过后,黄萍萍邀请乔小菡和白玉去自己家玩,等到几天后一起参加她的升学宴。两个好同学爽快地答应了。

  逃避挫折,自觉在同学面前失去尊严的女孩选择了自杀

  关淑琴忽然接到了女儿的电话,说她要带同学乔小菡、白玉来家里住几天,正好参加她的升学宴。关淑琴对女儿说:“这几天妈挺忙的,还要准备升学宴,妈怕照顾不好她俩,你就自己回来吧,过些天再让她们来。”

羊癫风治疗多少钱

  黄萍萍说:“我都跟她俩说了去咱家,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见女儿坚持,关淑琴只好同意。当天下午,黄萍萍带着乔小菡和白玉来到家中。

  8月7日早晨,由于停电,关淑琴没有做饭,让女儿买些熟食和馒头做早餐。吃饭时,黄德全没有上桌,偷偷地拿一瓶白酒躲一边吃去了。上午时分,黄萍萍正和两个同学在自己的屋子里聊天,黄德全忽然醉醺醺地进屋打招呼。黄萍萍见父亲喝多了,急忙把他拽到父母住的屋子,让他躺床上休息。随后,黄萍萍来到院子里,对正在忙碌的母亲抱怨道:“妈,我爸又喝多了,我同学在这儿呢,多丢面子啊。”

  关淑琴埋怨女儿说:“说不让你现在往家里领同学,你不听。你爸喝多了不清醒,指不定会干啥呢。”听母亲这么说,黄萍萍有些生气。这时,黄德全忽然从屋里出来了,说他要去油坊买豆油,准备给女儿办升学宴。见丈夫要开四轮车,关淑琴担心他开车出事,就不让他走。黄德全一把将妻子推开,随即开着四轮车出门了。

  关淑琴担心丈夫出事,急忙喊住在前街的哥哥,打了一辆车四处寻找,结果发现丈夫正在一个泡子里洗澡,她让丈夫赶紧上岸,并让弟弟把四轮车开了回去。

  关淑琴越想越气,在院子里数落丈夫:“闺女的同学在咱家你还喝多阳泉癫痫医院那里好了,磕碜人不?”酒劲还没过去的黄德全正为妻子把他找回来生气呢,听妻子说他,立刻暴怒起来,顺手抄起一把铁锹朝妻子撇过去。关淑琴身子一躲,铁锹把打在了她的鼻梁上。她感到面部一阵疼痛,鼻梁肿了起来。

  听到父母在院子里吵闹,黄萍萍和两个同学从屋子里跑出来,恰巧目睹了父亲扔铁锹打中母亲鼻梁的一幕。

  “爸,我同学还在这儿呢,你打我妈。”黄萍萍流着泪,大声喊着。黄德全这才像从梦中惊醒一样,低头回屋了。

  傍晚,关淑琴忍痛要赶牛到附近的奶站挤奶。临走,她叮嘱女儿:“你在家好好看着你爸,别让他再开车跑出去。”黄萍萍无声地点头。乔小菡和白玉目睹关淑琴被打,心里很不是滋味,便跟着她赶牛去奶站了。

  家里只剩下黄萍萍和父亲。黄萍萍哭着责备父亲:“人家的爸妈都和睦,就你们总打架,让我在同学面前一点没有尊严,我活着没意思透了。”黄德全仍是迷迷糊糊,根本没拿女儿的话当回事。黄萍萍擦干眼泪,说:“爸,我要吃冰棍,再买点羊肉,晚上给我两个同学吃涮羊肉吧。”

  一向对女儿娇惯的黄德全二话没说去了商场。20分钟后,黄德全买回来许多冰棍和羊肉。关淑琴和女儿的两个同学从奶站回来了。黄萍萍将冰棍给同学和癫痫可以吃毛苦吗母亲吃,她则回到自己卧室,坐在梳妆台前,背对着母亲,拿着一只碗搅拌着什么。关淑琴以为女儿在搅拌面膜,加上自己很累,便没在意。

  谁都不知道,此刻,丢了面子的黄萍萍已经决定自杀。她趁母亲和同学去奶站、父亲躺在床上睡觉的时候,偷偷地将家里剩下的一瓶含有毒性的玉米种衣剂拿出来,然后让父亲买来冰棍,将几根冰棍在碗里融化,随即将粉红色的粉状种衣剂掺和在冰棍里搅拌。

  种衣剂和冰棍搅拌得非常黏稠。黄萍萍抱过那只大熊猫玩具,用手指沾着种衣剂,抹在了它的嘴上、身上。没有人猜得出黄萍萍为何这么做,或许,她是想让“大熊猫”在天堂里永远陪伴她?因为“大熊猫”身上承载着浓浓的父母之爱,她舍弃不下?

  几分钟后,关淑琴忽然看见女儿跌跌撞撞地从自己的卧室走出来。女儿的眼里含着泪,嘴巴上沾满了粉红色的液体,一边往门外走,一边说:“妈,我喝药了……”随即倒在地上。

  关淑琴猛然意识到女儿寻短见了,不由得大惊失色,急忙打电话雇来一辆面包车,和吓傻了的乔小菡、白玉一道,将女儿抬上车,往县医院赶。此时,处于醉酒状态的黄德全还躺在床上睡觉……

  面包车一路颠簸朝县城疾驶。黄萍萍牙关紧咬,已经不醒人事。关治疗癫痫病都有哪些好的方法淑琴怕女儿咬坏舌头,硬是用手撬开女儿的嘴,一边呼唤着女儿的名字,一边将手指伸进女儿的嘴里……然而,面包车开到相邻不远的烟筒屯镇时,黄萍萍停止了呼吸。

  关淑琴一路哭着,将女儿送到了县医院。医生检查,确认黄萍萍已经死亡。关淑琴当即昏厥过去。

  酒醒了的黄德全赶到了县医院。然而女儿的遗体已经被送到了太平间。看到丈夫,关淑琴冲上去厮打他,被赶来的亲戚拉开了。闻知女儿已死,黄德全发疯般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瘫在地上。

  2012年春节前夕,关淑琴夫妇来到女儿的墓前祭扫。无论夫妻俩怎样忏悔和倾述,黄萍萍都无法听到了。她留给父母的,只有无尽的思念和痛楚。

  悲剧的根源在于,黄萍萍在接受现代教育的同时,缺失抗挫折教育。很多父母在对孩子寄予厚望的同时,对孩子过于娇宠,满足他们的所有要求,使他们的人生旅途过于平坦,没有或很少经历过磨难和打击,致使有的孩子心理脆弱,稍经挫折,动辄意志消沉,颓靡不振亦或出走乃至自杀。黄萍萍的父母在孩子每遇到一次挫折时,不是正面引导,化挫折为动力,而是用溺爱的方式将挫折化解掉,以至于孩子仅仅因为丢了面子,就采取极端做法,视自己的生命如草芥,选择了轻生。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