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心情日记 >正文

熊氏珐琅传人5年实验出珐琅表 金丝仅0.04毫米学界新闻www.hlmsw.cn,圣诞之吻里沙篇

时间2021-04-05 来源:天天小说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这些精美的珐琅器物中,也同样蕴含了匠人们的劳作心血,融入了浓浓的人文艺术氛围,这才是珐琅艺术的真谛。最重要的,也是传统工艺不会消失的原因就是永远将新鲜血液注入其中,顺势而行又不随波逐流,这也许便是其中的奥秘吧。

  从市区驱车约一小时左右,我们来到了通州区�t县镇靛庄,掩映的村落间藏着一个宽敞大院,院门口有金属大字五个:靛庄花丝厂。院落很宽敞干净,知道这里的人并不多,少数相约来到这里的也是因为这里“藏着”一位手艺人,熊氏珐琅的第三代传人――熊松涛,大家愿意管他叫“熊爷”,所谓“爷”的称谓,一方面是因为熊松涛在圈内是赫赫有名的珐琅工艺大师,受到大家尊敬,另一方面也因为他性格豪爽、实在,夏日里来个客人就愿意和客人一起在院子里“撸串”谈天,颇有北京爷们儿的风范。

  当然,如今这个院子也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花丝厂,准确地说这里已经成为了“熊氏珐琅工作室”。这里拥有完整的珐琅产品产业链:不仅包括珐琅首饰,也包括类似各类尺寸大小的珐琅瓶、大件珐琅器皿、珐琅表盘等。从全世界范围来看,能称得上是珐琅大师的人非常少,这也是我们一行三人慕名来到这里的原因,要和熊爷好好聊聊传统的珐琅工艺,也聊聊这项中国的传统工艺文化又会有哪些现代传承的趣事。

  结缘珐琅,世代相传

  先来说说大家所耳熟的珐琅工艺,珐琅是在金属胎体的表面覆盖一层硅酸盐类的颜料,经过高温烧制形成带有光泽的瓷面,这项技艺传入中国后,我们的老祖宗将其中的一个技艺分支――铜胎掐丝珐琅发扬光大,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景泰蓝。珐琅工艺需要非常多的工序才能完成,而且根据制作方法的不同,珐琅大师们还需要掌握雕刻(内填珐琅)、掐丝(掐丝珐琅)、彩绘(微绘珐琅)等高深的技巧。

  作为熊氏珐琅的第三代传人,熊松涛从小生活在这个癫痫病最权威的医院厂子中,这个大院是他的家,亦是他的祖辈、父辈以及他的“工作室”。“这个厂子比我的岁数还大,1969年有的这个厂子,我1976年出生,从出生开始就每天耳濡目染,每天都是这些珐琅工艺的事儿。”熊松涛告诉记者。当记者问到这么多年来,这个厂子生产的工艺品的变化时,他带我们走到了一个满是珐琅工艺品“记录”熊氏珐琅发展过程的展厅。“我父辈的时候是传统的景泰蓝工艺,最早的时候做花丝、簪子等,后来做景泰蓝小摆件,专供出口。”房间中的艺术品形态各异,有珐琅瓶、香炉等,最惹人关注的是一个盘面上画着“立体六佛”的盘子,据熊爷说盘面上的画是故宫的古画,名叫“一团和气”,从不同角度都能够看到不同的6个佛像。“其实立体派从宋代开始就在中国出现了,你看我们这个盘子上的画就是。”说到这里熊爷爽朗地笑起来。

  当然,熊爷对于艺术的研究可不仅仅在于画上,珐琅工艺才是熊爷的专攻领域。熊爷告诉我们“珐琅工艺起源于两河流域,也就是现在的中东地区,经过丝绸之路传到中国,中东以雕刻珐琅为主,欧洲以微刻珐琅为主,中国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研究出了掐丝珐琅,掐丝珐琅工艺是中国独有的。欧洲也有掐丝珐琅工艺,但与我们的不一样,我们的掐丝是有焊接的,丝与胎体牢牢焊接在一起,优点在于洁净度高。欧洲的沉丝工艺缺点在于洁净度低,容易出现气泡。”熊爷每每跟我们讲起中国传统工艺的时候洋溢出的自豪感都无法掩饰。

  熊松涛认为,中国传统的技艺是不能止步的,他们这些现代继承人就是要在其基础上加入新的工艺,继承的同时重要的是能够发扬光大,唤醒新的技艺生命。因此,他不断研究新的珐琅技法。他说:“每做一件新的东西都要用心研究,都要比之前进步、有发展。如果停下来了,就会被别人赶上超过。”

  面临困境,推陈出新

  如同很多中国传统工艺一样,熊氏珐琅也曾经历坎坷。曾以出口小物件为主要业务的花丝厂由于市场需求等问题一度没落癫痫症状表现是什么,“舶来品”的冲击让许多传统工艺的手艺人纷纷改行,许多传统工艺也就此失传。虽然因为前些年景泰蓝业内的恶性竞争使得整个行业发展都面临着困境,但是,随着技术的突破和品牌意识的崛起,传统行业的现代新生显得尤为重要。原本不打算承接父亲手艺,已经在大学学习国际贸易的熊松涛最终选择回归花丝厂,让熊氏珐琅工艺继续传承。

  就在熊松涛大学毕业后,有一次他偶然看了一本杂志,杂志上美丽的珐琅怀表给了他一丝灵感源泉,开始四处寻觅珐琅腕表的踪迹,他听说当时北京只有西单卖珐琅表,就专门坐了几个小时的车去西单看珐琅表。“当时看到珐琅表觉得也就这么回事,我们也能做!”熊爷笑着说“可是一开始实验才发现可真不是那么回事。”熊爷说的这所谓的“实验”其实就是整整五年光阴流逝。从2002年的“我们也能做”到真正实现这句话熊松涛付出的个中辛苦可能唯有自己最清楚。“从研究表盘是2002年,其实区别不大,整体工艺很相似,真正不同的是每一步的细节。”这五六年中,熊松涛去过瑞士、法国、俄罗斯、日本等看同行的工艺,通过看成品研究其工艺。虽说都是一样的珐琅工艺,但是对于珐琅表盘来说,每一步的工艺细节都有改变。据说,当时他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珐琅表盘的制作,十多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是家常便饭。功夫不负有心人,2006年,熊松涛得到了与北京表厂的合作机会,合作完成一块珐琅机芯手表。“那块手表整个机芯都是珐琅的,研究一年完成,在当时细节、平整度等都是相当完美的。当然,那时的工艺跟现在不同,但是意义深远,那是历史的证据。”熊松涛告诉我们。

  与北京表厂的合作获得了成功,熊氏珐琅也正式开始代加工表盘,这也是跟随着市场潮流的变化而进行的改变。曾经只能在瓶瓶罐罐上看到的掐丝珐琅艺术,如今在微小的表盘中也可以得到体现,方寸之间的赏心悦目必是出自大师之手。当然,对于珐琅工艺的研究是永远不会止步的,“以前景泰蓝工艺30多步,我们现在加到53步,每一步的工艺湖北癫痫病医院地址细节都有所改进。只要不断推陈出新,手艺就不会失传,手艺人不会消失。”熊爷自信地说。

  千锤百炼,精益求精

  院落中的一个房间中陈列着几块大石头,而当熊爷告诉我们这就是珐琅的原料时,我们都目瞪口呆。“青金、松石、玛瑙、绿松石等都是珐琅的原料,将这些石头打磨成很细很细的粉末之后再熔炼”。据说,这一过程就要耗费很大的人力。

  当然,制作一件艺术品的第一步是构思与设计。熊爷拿来一些表盘,他告诉我们每件作品都有一个故事。一个翠绿色底,上面一只趴着的淡绿色青蛙的表盘引起了记者注意。“这是当初一个外国表厂来定制的,他当时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这个青蛙是当地传说中的一个守护者,由于它守护着一个城堡才得以让当地的居民平安。我就是按照这个故事通过自己的构思做了表盘。”熊爷告诉我们,他去每个地方有了灵感都会马上记下,然后回来琢磨怎么实现在珐琅创作中。当然,这些说着很轻松,实现起来并非如此,一般图纸的绘画、修改等就要耗时一个月左右。

  “精益求精”也是熊氏珐琅的精神。熊爷特意拿来了一箱子“废盘”,这其中就有刚才我们看到的“青蛙表盘”,整整4块“废盘”外行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在这些废盘中,一块“老虎微绘”表盘特别引人注目,记者仔细观察,并拿目镜放大来看也没有看出任何不妥。熊爷接过表盘,告诉我们从一个特定角度看,七点到八点之间有一个微小的气泡,我们也是找好了角度才看到细微的破绽。熊爷说“喜欢这些东西的人必定会反复把玩,如果发现美中不足的那一点瑕疵,再微小也是不可容忍的,时间长了口碑就会变差。”据说做得最吃力的要数当年为北京表厂打造的一块玉兰表“当时废了21块”。而当记者问到会不会因此有挫败感时,熊爷笑着说“都是家常便饭了,其实最怕的是已经接近成品的时候再坏了,真心疼啊。”

  其实熊爷在谈到自己作品时,一直保持着一种谦逊精神,他的掐丝珐琅技艺长沙癫痫能治疗好吗在全世界已经足够领先,瑞士制造的掐丝珐琅表盘的金丝厚度是0.07毫米,而熊氏珐琅表盘采用的厚度仅有0.04毫米的金丝,在纯银或是金胎勾勒出所要的图案,金丝越细加工难度就越高,但勾勒出图案的效果也越好。

  平凡爱情,定情鸢尾

  问起熊爷最得意的珐琅作品时,熊爷则让我们稍等片刻,去卧室的床头拿来了一个神秘的黑盒子。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腕表。“这个应该是我近些年微绘珐琅中最得意的作品了。”熊爷递给我们的是一枚女士腕表,表盘上淡粉色的花朵刻画得栩栩如生,表盘背后是熊爷妻子的名字与生日,显然是属于她的“高级定制”。表盘上刻画的鸢尾花细致入微,就连花朵的微小脉络都清晰可见。所谓“微绘”实际上也是一件“功夫活儿”,需要匠人以研磨得极细的珐琅做颜料再用细小的毛笔一点点仔细刻画,其中稍有不慎就需要重新来过,而这块小小的鸢

  尾花表盘,熊爷也是断断续续花费了一年时间才得以完成。当然,我们好奇的是在腕表表盘题材中多见牡丹等花卉品种,鸢尾花只在2013年江诗丹顿出品的一款腕表中才有一只,但时间上也是在熊爷的这块鸢尾花腕表之后了,问起熊爷为什么送给妻子的手表是鸢尾花表盘而不是牡丹、玫瑰等,熊爷说“欧洲人说鸢尾花代表爱情,在中国鸢尾花做表盘的很少。牡丹在中国用得实在太多了,所以选择了有些新意的鸢尾花素材。”这种独一无二的创想与奇思熊爷只留给了妻子,在问到会不会继续做鸢尾花表盘时,熊爷笑着说“给我媳妇儿做一块之后就不做了,也不会再做鸢尾花了。”作为送给妻子的生日礼物,这款腕表倾注了熊爷的心血与爱意,在我们问到他的妻子是不是特别高兴时,熊爷笑得特别灿烂道“平淡才是真”。恰恰这也是熊爷给我们的印象,“平淡却真实”,他让我们相信塌实肯干且不断创新的传统手艺人永远不会消失,传统工艺更不会失传,会迎来现代的新传承,并随时准备着迸发生机。

  文/魏星庞涛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