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伤感文章 >正文

致父亲(3)-[心情散文]

时间2021-01-09 来源:天天小说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回到家,便把我训斥了一顿,说是家里人等着我回家吃饭,我倒好,还躲在教室里跳皮筋。我不敢吱声,只好洗手垂眼吃饭。

  一场甲肝像和我专门作对一般,竟然让我患上了。父亲不敢相信医生下的结论,可是事实确实如此。之间父亲蹲在楼道里,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纸烟,那灰色的眼圈,在父亲的头顶上绕着圈儿,似乎想把他包围起来,不愿看到他难过的样子。

  说句心里话,看到父亲那样的神情,我心里也很难过。父亲猛然抬头的时候,看到了我的眸子里噙满泪水,他重重地把烟蒂扔在地上,然后换上一副笑脸,对我说,“女儿,别担心,有爸在,就啥都不怕!”是啊,我的父亲一直在用他的肩膀力挑家里的责任,不是铁肩,但已是铁肩了。

  有了父亲做我的后盾,我决定配合医生,坚持治疗。父亲只要从工地上一回来,就要来兰州哪家医院有癫痫专科问候我一下。因为那时,医生说是让我必须和家人隔离,可是家里房子小,没地方啊。只好给我单人铺一绺炕,其余人的生活用品一缕和我分开使用。就这样,我在一个月后,终于恢复了健康,参加了小升初的考试,且成绩还很不错。父亲的脸上好久都没有的笑容,却在那天绽放的比哪一天都精彩,正是为自己拥有一个坚强的女儿而自豪的笑。

  (四)

  一波三折的我,总是在磨难中长大。初中前两年在村上学校的,到了初三这一年,学校整体搬迁,无奈,只能去五里路开外的镇上求学。这个不可更改的事实出来之后,我想过骑自行车来回跑。可是,父亲坚决不同意,说是我个子小,骑车子很操心的,来回路过四个大坡,搞不好,会出以外的。让我先步行一段时间之后再看,我在一学期之后,的确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早上五点不到就起床,母亲给我做好饭,吃罢后,便哪些原因会引起抽搐和同村的好友一起抹黑步行,风雨无阻,等到学校的时候,总是掐时间一般。

  无奈之下,父亲决定让我住校。说句实在话,长这么大,就没有住过校,真不知道是个什么光景。父亲却新奇的很,连夜晚去把供销社的门叫开,买的新棉絮,绸缎被面,白布被里子。就连那卖家都开父亲的玩笑,“喂,老哥,你这是给女儿置办嫁妆啊?三新不说还这么着急!”

  父亲笑笑回答,“咱这当家长的就这样啊!”

  也许真是我命运不济,中考落榜。家长会上,英语老师给父亲说,我考前太偏科,英语成绩不错,语文却反而由强变弱了。父亲回到家里,照样转达了老师的话,却没有打我。我心里还有些奇怪,父亲脾气向来都是暴躁的,怎么这会饶了我?

  不但如此,父亲支持我复读。可是,那年赶上政策调整,农村复习生不允许太原癫痫病医院在哪里考中专,这就意味着想早些上班,解决家里的吃饭问题,是不现实了。我决定不上学了,在家里帮忙卖菜,做家务。可是父亲看得出,我心不甘,白天闷头干活,晚上把自己锁到房间里,写日记,写小诗,记录心情。

  他听说铁路中学能复读,县城中学也可以复读,但是都被政策而淹没了一丝希望。最后劝我去村上的县职高上学,我开始不想去,最后还是挺想念学生的群体生活,便答应去了。

  在三年的上学期间,学费成问题,姊妹三个,一学期开学就得二百元。九十年代初期,大西北的山区农村,哪来这么多钱啊?情急之下,父亲做通全家人的工作,大家齐心协力,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发扬延安精神。

  于是,腊月里,父亲便带着十一岁和十三岁的弟弟远行十几公里的南岐山割竹子,回来划竹篾,浸泡,然后编灯笼,卖钱。那时候,大弟弟儿童抽搐是癫痫病吗腿软的很,走路爱摔跤,小弟弟身体单薄,我是个女孩子,母亲身体一般。就在这样的状况下,父亲一声号召,除了我之外的家庭成员全部出动,留下我在家里做后勤。

  他们带着馍和开水,便上山去了。等到晚上天黑了许久,我站在房后不远的铁路边,翘首南望了许多回,也不见他们的踪影。锅里的饭,早做好了。直到晚上十点了,他们才回来。父亲说是,走到路上,大弟弟摔跤了,歇了会,才回来。至今,我回忆起这段辛酸史,我心里总不好受。那时候的我们,还都不是那种“少年不知愁滋味”的,显得老成许多。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